當前位置:企業要訊
  英特爾從收購到重構 稱華為是其重要夥伴和競爭對手  
   
  發布時間: 19-05-10 09:01:02am     
         
 

     麵對智能計算時代,今年51歲的英特爾可謂老驥伏櫪。59日,新上任的英特爾CEO司睿博(Robert Swan)在投資者大會上公布了最新規劃。

  英特爾計劃三年後營收達到850億美元;芯片方麵,英特爾會繼續擴大14nm產能,推出更多10nm產品,更重要的是,英特爾終於宣布7nm工藝芯片將在2021年麵世,屆時將首發7nmXe獨立顯卡。

  PC時代,英特爾通過芯片建立了穩固的生態帝國,然而由於錯失移動市場,3年前英特爾毅然啟動轉型。當時的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就提出了數據的定位,戰略是從PC轉型為一家驅動雲計算和智能、互聯計算設備。

  這一輪轉型進展如何?英特爾全球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楊旭此前在中國媒體紛享會上回應道:“2016年銷售額594億美元,2017年是628億美元,2018年是708億美元,而且以PC為中心到以數據為中心的轉型。數據中心的業務占48%,將近一半。按照這個速度發展,很快數據中心業務會超過PC。未來麵臨的市場規模是3000億美元的規模,所以還有2300億美元的空間需要發展。”

  可以看到,英特爾並不想局限於PC時代“Intel Inside”的標簽中。會上,英特爾也提出了轉型新目標,2017-2021年的定位仍以數據業務為中心,2021年之後的目標是英特爾驅動世界(Intel Power The World)。

  對於英特爾的再轉型,一位半導體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英特爾的PC芯片、服務器芯片還是很強,隻是手機5G、人工智能領域存在挑戰。現在高通,英特爾,英偉達等平分天下,都有各自領域,很難侵入對方。而數據未來的大方向在哪裏還在探索中。”

  從收購到重構

  2019年,處於轉型中期的英特爾迎來了財務背景的CEO司睿博。 20186月,英特爾原CEO科再奇辭職後,彼時擔任CFO的司睿博成為英特爾的臨時CEO。臨時代理了七個月之後,58歲的司睿博成為了英特爾50年曆史上第7CEO。並且,英特爾還從高通挖來了喬治·戴維斯(George S Davis)做CFO,和司睿博組成新的管理層搭檔。

  對比科再奇時代,司睿博目前還是延續了英特爾“數據為中心”的定位,並且大力拓展5G、人工智能、自動駕駛等領域的能力。但是,麵向智能化的IoT時代,兩者的方式發生了變化,從大手筆的購入相關,轉到了整合和重構能力上。

  司睿博轉正不久,英特爾就拋出兩大動作。一是決定退出手機5G基帶芯片市場,二是對14nm10nm7nm工藝的產品都做了新規劃。一方麵司睿博在為英特爾“止損”,基帶芯片研發成本很高,近期也有傳言稱英特爾要出售基帶芯片部門。另一方麵,在收購的基礎上,英特爾在進一步對雲、網、端的能力進行整合。

  “我覺得新的CEO上來,最大的變化就是的方向已經定了,必須要全速前進,不能再犯執行上的錯誤,”楊旭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談道,“英特爾也完成了很多的收購任務。包括上一任CEO最大的貢獻之一,我覺得就是迫使英特爾跨出PC,在一些新的領域大膽地出手,收購和補充這個能力。現在都拿過來了,未來的遠景也規劃得很清楚了,從定位的策略,到端到端的每一點上都有關鍵性的技術,在整個過程中可以點對點地去優化它。而端到端地去優化它,這是一個很特殊的能力。接下來必須要去執行,要去驗證端到端的優勢。”

  而背後,英特爾離不開創新技術的驅動。為此,今年英特爾提出了六大技術支柱,即製程和封裝、架構、內存和存儲、互連、安全、軟件。通過這六大技術的排列組合,英特爾欲重構能力的差異化,根據場景需求定製產品。

  Intel要跳出“Inside

  同時,英特爾麵臨著主營收入的結構性變化。英特爾市場營銷集團副總裁兼中國區總經理王銳就表示,以前PC行業中英特爾占80%甚至90%的份額,未來看整個數據市場,英特爾隻占市場份額的20%30%,所以發展空間大。英特爾的Data center(數據中心)、MemoryIoT都會繼續增長。

  這也意味著,英特爾一直在從PC的“Inside”,跨入到更廣闊的數據市場當中。隨著企業業務雲化、數字化的深入,數據中心的生意也越發紅火。不論是英特爾,還是英偉達、華為,都在提供芯片算力和算法的成套解決方案,來幫助企業處理海量數據(19.250, 0.00, 0.00%)

  王銳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談道:“對於英特爾來說,就是對於數據的采集、存儲、傳輸、處理、計算、深化,所有這一切背後需要的都是計算能力,或者是3D XPointMemory能力,或者是Network的超級計算處理能力,或者AI的學習能力,所有這一切對於來說都是囊括在其中的。”

  IDC的報告顯示,2011年到2018年全球數據的爆發量增長了18倍。王銳也指出,數據經濟開啟的未來也才剛剛開始,絕大部分的數據仍然沒有得到充分利用。數據的深度挖掘能力就必將成為未來製勝的關鍵。

  但是從英特爾2019年第一季度的業績來看,成績不夠理想,其淨利潤下跌,且數據中心業務需求疲軟,接下來英特爾還將麵臨持續增長的壓力。

  同時,英特爾的競爭者眾多,英偉達、AMD、華為等也繼續在芯片、異構計算、算法上加強輸出,來挖掘數據價值。尤其是華為,從去年開始高調推出ARM服務器芯片,當然目前尚無法撼動x86霸主式的生態係統。

  有意思的是,現在英特爾在淡化Inside的概念,而華為在企業業務上卻提出了“HUAWEI Inside”的概念。

“華為是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華為很早在講 Intel Inside真是太牛了,其實華為也是Inside,它講的也是對的。最好的讚美來自於模仿,”王銳談道,“華為是非常重要的客戶,也是非常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對於英特爾來講,對於任何一個有成長實力的,競爭對手永遠都是一個好事情。沒有人跟你爭的話你就萎縮了。和華為會一直保持這種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在其他領域也會積極地競爭。”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