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產業動態
  高職擴招100萬:農民工等將成新生源 或成搶人新戰場  
   
  發布時間: 19-05-09 09:50:45am     
         
 

     教育部稱,今年高職擴招100萬人任務應能如期實現。《高職擴招工作實施方案》提出,將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和新型職業農民納入擴招範圍,解決了生源問題。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高職院校大規模擴招100萬人如果落實,我國高校毛入學率就將超過50%,這意味著中國高等教育普及化將提前一年實現。

  58日,教育部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高職擴招工作實施方案》(下稱《方案》),稱今年高職擴招100萬人任務應能如期實現。

  這並不是一個輕鬆的任務。數據顯示,我國2017年高中畢業生779萬人,同年大學錄取人數761萬人,差額僅18萬人,也就是說,僅靠錄取高中生無法實現高職擴招100萬人。事實上,一些地區高職招生已經出現“負生源”問題,麵臨普遍性招生難。

  《方案》創造性地將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和新型職業農民納入擴招範圍,目標明確指向緩解就業壓力、提升勞動力技能。

  這帶來新的可能,上述群體中願意接受高職教育的人群,均具備較好的知識、技能基礎和年齡優勢,恰是各地大力爭搶的潛在優質勞動力。100萬的擴招計劃如何分配,會不會成為各地“搶人”的新戰場?

  擴招100萬生源從哪來

  全國高職招生規模近年保持相對穩定,從2015348.4萬人小幅增長到2018368.9萬人。大規模擴招100萬人,占全年招生規模的27%,生源從哪裏來?

  “以往高職院校的生源主要是參加高考的高中畢業生,因此高職院校招生越來越困難。”東部某省一家高職院校招生辦工作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數據顯示,我國2016年高中畢業生796萬人,大學錄取748萬人,差額48萬人;2017年高中畢業生779萬人,大學錄取761萬人,差額僅18萬人。而高中畢業生人數還在持續減少,大學錄取人數則持續增加。

  上述工作人員介紹,他所在的地區已出現了招生計劃大於報名人數、高考生源數與招生計劃嚴重倒掛的“負生源”現象。

  “跟同行交流發現,近幾年省內高職院校的新生報到率隻有80%左右,民辦院校更低,高考生報到率有的隻有30%。”該工作人員說。

  對此,《方案》提出麵向高中畢業生、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和新型職業農民等群體,開展高職擴招的補報名工作。

  “高職招生沒有嚴格的年齡限製,我認為工作了一段時間的人,隻要有需要都可以接受職業教育。”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說。

  浙江機電職業技術學院發展辦助理研究員任聰敏今年4月撰文指出,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這三類人群,就業壓力大、技能提升需求強、職業發展有訴求。

  此外,“80後”已占農民工群體的50%以上。2017年數據顯示,接受過職業技能培訓的農民工隻占32.9%。也就是說,如不擴招,他們將錯過接受高職教育的“黃金年齡”。

  好就業才有好生源

  讓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和新型職業農民就讀高職,就需要開通高考之外的入學通道。

  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司長王輝在發布會上介紹,今年各地將組織兩次補報名工作。一次在高考前,主要麵向普通高中、中職畢業生、退役軍人和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新型職業農民等群體,具體時間由各地確定。一次在10月份,主要麵向今年9-10月份退出現役的軍人。

  對於這些群體,可免予文化素質考試,由各校根據學校基本培養要求,組織與報考專業相關的職業適應性測試或職業技能測試,依據測試成績錄取。

  湖南省教育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畢樹沙認為,高職擴招100萬人提出了要不要新增招生方式的問題,如部分招生計劃實行申請製、注冊製。如果實行申請製、注冊製,就要為不同方式入學群體設置條件,並在錄取後強化過程管理,嚴把出口關,這將給高等職業教育發展帶來重大變革。

  畢樹沙指出,高職大規模擴招後,生源多樣,學情複雜,大批學生的成長經曆、技能水平、學習需求有較大差異,學習基礎參差不齊,將使教學工作麵臨前所未有的複雜局麵。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群體中,很大一部分正是因為高中畢業後不願去讀高職,才選擇打工或參軍,如今如何吸引他們重新報考高職?

  “我覺得最關鍵的是,高職院校開設的專業要與他們的需求對口,讓他們所學的就是他們所需的。”儲朝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克服高職院校招生難,還需要解決好高職畢業生的就業,讓畢業生能夠通過市場渠道獲得滿意的工作崗位。這次高職擴招100萬人,本身也是就業導向政策的一個組成部分。

  潛在優質勞動力流向哪裏

  近年來,一些城市不斷降低落戶門檻,吸引高職畢業生,甚至中職畢業生人才。高職擴招100萬人帶來了一個新的可能,即為各地“搶人”開辟新戰場,通過優質高職教育資源,培養目標人群到當地入學並落地工作。

  《方案》提出,擴招的招生計劃重點布局在優質高職院校、發展急需和民生領域緊缺專業、貧困地區。

  不過,優質高職院校大多並不位於貧困地區。2018年,全國高職院校在校生規模排名前10的省份共有在校生559萬人,占全國的49.3%。大多為製造業等產業發達的東中部省份。就省域內部來看,高職院校和在校生主要集中在省會城市。

  在各地爭奪人才的背景下,由於高職招生計劃審批權已下放至各省份,擴招100萬人的計劃如何分配將影響優質勞動力的流動,擁有優質高職院校的城市或將在這個新的“搶人”戰場上勝出。

  上述東部某省高職院校招生辦工作人員介紹,由於省內高考生源緊張,他們早已大力吸引外省生源報考。

  在58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廣東省教育廳副廳長邢鋒介紹,廣東省今年的高職擴招任務是8萬人。各地安排擴招計劃的態度頗為積極,根據發布會的消息,要實現擴招100萬人的目標,至少應安排高職招生計劃增量114萬人,目前已落實了計劃增量115萬人。

  一些地方采取了擴招聯盟的方式,解決優質院校學位有限問題,並方便農民工等群體“半工半讀、就近入學”,也間接避免了潛在優質勞動力的“虹吸”效應。

“瀘州是農民建築工人集中度較高的地區,地處該市的江陽城建職業學院招收的學生,如果工作地發生變動,可就近在聯盟內其他學校繼續學習。”四川工程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司徒渝在發布會上介紹,該校與省內7所高職院校組成聯盟,今年力爭擴招1萬人。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